「重要他人」伸出援手 台大儿少保护中心不消失

申博诡异 508浏览 46
「重要他人」伸出援手 台大儿少保护中心不消失

孩子愈生愈少的台湾,照说每一个孩子都是大人心头的宝,但事实不然,卫福部统计,近五年国内儿虐个案年年增加。2015年高达5万3千多件,平均每10分钟就通报一件,件数比前一年还多出近4千件。

台大儿童医院儿童急诊科主任曾伟杰接过不少从家暴防治中心转介过来的紧急个案,皆因大人酗酒或情绪抓狂,就拿婴儿出气,包括用力把小小孩往床上摔,大力上下摇晃等种种不当对待,而这种「婴儿摇晃症候群」很容易造成婴儿脑部出血重伤。

婴儿不会说话,没有防卫能力,是儿虐好发期,但儿虐案件几乎遍布各年龄层。曾伟杰曾诊治一位高社经背景家庭的国一男学生,只因考了全班第二名就被妈妈拿起扫把狠揍,不但脸部肿大,身体也满布伤痕,这个家庭也成为社政单位长期追蹤辅导的个案。

「身体伤口容易癒合,但心理的创伤呢?」曾伟杰说,儿少保护需要集结小儿科、儿童与青少年精神科、心理师、社工师、法医等专业,多重关怀,才能慢慢抚慰这些脆弱小心灵。

2014年台大儿少保护医疗中心因承接卫福部计画而成立,负责北北基、金门马祖等家暴防治心中转介过来的儿虐个案,为他们提供医疗救治、心理与精神创伤辅导、上法庭作证,甚至寻找安置家庭等。不料,2015年12月忽然被告知卫福部已无预算,让身为儿少保护中心召集人、台大儿童医院胸腔加护科主任的吕立医师焦虑不已。

深恐儿少中心被解散,他与院方只能自谋出路,经过数月奔走,幸而得到社会资源挹注,靠着林芳瑾社会福利基金会、国际狮子会300A1区、台北市宏源狮子会等捐助131万元,得以暂时度过难关。儿少中心也在今年2月中旬公开感谢这些「重要的他人」。

「几乎每个礼拜都有孩子因受虐而死掉,台大儿少中心因为有爱的连结,才能继续运作,」不断把感谢、感动挂在口中的吕立,谢谢社会善心,但也不免为其他林口长庚、台大云林分院、中国医大附属医院、屏东基督教医院、花莲慈济医院等六个儿少中心的未来忧心,因为「好几个中心都消失了,」仅剩台大和高医大附属医院的儿少中心仍在运作。

儿少中心成立不易。这是吕立与卫福部心口司沟通十年才争取到的补助,而卫福部给每个儿少保护医疗中心的预算也不多,约3百万元,但由于经费审核标準严格,台大实际请领到的费用不到2百万元。

吕立是台大儿童医院胸腔加护科主任,常需24小时待命,照顾重症病童。目前儿少中心仅有两位正职人员,其余三十多位医师、心理师、社工师都是在繁忙的医疗工作之外,义务投入。

「国外儿虐6~7成是疏忽,例如像把孩子单独放在车上而发生意外,但台湾超过一半都是打到受伤才通报出来,」吕立说,还有很多没被通报的「黑数」,隐藏在社会角落。

吕立曾救治过一个婴儿,由于家中大人都有毒瘾,疏于照顾,被救出来时他的两眼呆滞空洞,经过安置家庭照顾后,终于会笑了,「这是改变他生命的第一步,至少让他可以在安全的环境下长大。」

吕立口中,包括一般民众、法官、家防中心社工、社会善心人士等,都是救出受虐儿的「重要的他人」。他盼大家能多注意身旁人的心理健康问题,例如前不久发生的台北快乐玛丽安幼儿园老师对学童施暴、北投中年爸爸携子自尽等,只要一通113妇幼保护专线,也许就能让这些孩子不至于陷入危险境地。

吕立说,他会向台大总院和卫福部努力争取经费,维持儿少中心运作,儿少中心必须以国家之力制度化,才能救治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儿童。

照片:台大医院提供